• <progress id="iqfat"><track id="iqfat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<dd id="iqfat"></dd>

      首頁 科技資訊 觀點

      紫光需要“造血”,不是“輸血”

      用資本換技術的“紫光模式”已經結束,深陷債務危機的紫光集團需要“渡劫”。“造血”與“輸血”,紫光依舊 選擇了后者。

      紫光集團被申請破產重整

      紫光集團被債權人申請破產重整一事引發行業熱議,市值3000億的芯片巨頭仿佛一夜跌入谷底。

      2021年7月9日,紫光集團發布公告稱,集團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《通知書》,債權人徽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集團資不抵債為由,向法院申請對其進行破產重整。

      9

      公告指出,紫光集團不能清償到期債務,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。

      該公告中一句“明顯缺乏清償能力”值得深思,為何行業巨頭在一紙公告中落入如此危機?

      7月16日晚間,紫光集團旗下上市公司紫光股份、紫光國微、學大教育先后發布公告稱收到控股股東紫光集團的告知函,法院裁定其破產重整。

      公開資料顯示,截至2020年6月,紫光集團總負債規模達到2029.38億元,其中流動負債為1192.11億元,短期借款和1年以內到期非流動負債合計達到794.28億元。

      7月16日,北京一中院裁定受理徽商銀行對紫光集團的重整申請,并指定紫光集團有限公司清算組擔任紫光集團管理人。

      過度融資帶來的債務困境

      紫光集團的“暴雷”早在去年就逐漸顯現,從2013年到2019年短短6年時間里,紫光集團斥巨資收購二十多家公司。

      17.8億美元收購展訊、9.1億美元收購銳迪科,25億美元收購華三,38億美元入股西部數據...,健坤投資集團董事長、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被業界冠以“餓虎”名號。

      趙偉國操盤紫光集團十余年,紫光集團以紫光股份(新華三)、紫光國微、紫光展銳及長江存儲等核心企業為主,迅速完成集成電路產業布局。

      在行業內人士看來,紫光集團希望以收購形式構建一個“芯片帝國”,在國內做強做大,最終走向世界。

      不斷的并購、投資,讓紫光集團在十年內股價規模飆升,但紫光模式并未走的順利,2015年7月,擬以230億美元收購美光科技被否決;欲成為西部數據第一大股東計劃也隨之流產。

      趙偉國的并購路并沒有停止,甚至愈發激進,其言論也一直飽受行業人士質疑。

      在去中國臺灣考察時,趙偉國甚至放出買下臺積電的豪言壯語。

     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臺銘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曾表示,趙(偉國)不過是一個炒股的投資者,怎么能去問臺積電董事長張忠謀、一個世界半導體教父,公司多少錢要賣?張忠謀60多年半導體經驗,“不是你今天用錢就可以買的”。

      趙偉國與紫光集團的淵源頗深,在其碩士畢業后,就出任紫光集團自動化工程事業部副總經理。

      2004年,趙偉國成立了北京健坤投資集團,開始涉足房地產與礦產,依靠其優秀的投資遠見,賺的盆滿缽滿的他正式進軍芯片產業。

      隨后,就是業界所熟知的“買買買”模式,套用資本模式,不斷通過資產運作壯大紫光集團。

      產品缺乏核心競爭力

      據企查查App顯示,紫光集團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為清華控股有限公司,持股51%。旗下控制企業超300家,間接參股企業超1000家。

      再回到文章開頭提到的“明顯缺乏清償能力”這句話,我們看看目前紫光集團旗下的公司產品表現。

      紫光集團的業務線主要有兩條,分別是云計算和芯片。在云計算領域,主要支撐其業務的公司是新華三和紫光云。在芯片領域,主要涉及公司為紫光展銳和長江存儲。

      2015年,紫光集團斥資25億美元收購惠普旗下公司新華三51%的股份,成為中國排名第一、世界排名第二的網絡產品和服務領軍企業;2016年,紫光集團聯合多方組建長江存儲,紫光集團占股51.04%。這是紫光集團最大手筆的投入。根據企查查App,長江存儲注冊資本563億元,做存儲器芯片設計與制造,在成立之初計劃總投資1600億元。

      在與公眾號「班門弄斧」主理人孫永杰的采訪中,他表示,紫光集團旗下公司面臨著非常大的競爭壓力,在近幾年的發展當中,公司整體產品并沒有特別突出的表現。

      先看長江存儲,雖然計劃今年把產量提高一倍,計劃到下半年將每月的存儲芯片產量提高到 10 萬片晶圓,并準備試產 192 層 NAND 快閃記憶體芯片,但其產能僅為全球總產量的 7%。相較之下,三星電子目前每月約生產 48 萬片晶圓,而美光的月產能約為 18 萬片。

      從技術上看,長江存儲最早將于 2021 年年中試產第一批192層 3D NAND 閃存芯片。不過,因先進工藝的復雜性,需要時間確保量產芯片質量,這一計劃有可能會被推遲到今年下半年。相比之下,三星和美光等廠商正在開發 176 層 3D NAND 閃存芯片,128 層已經進入量產。由此可見,長江存儲仍面臨技術能力不夠、產能爬坡慢等嚴峻挑戰。

      至于新華三,雖然實現持續盈利,但與紫光集團收購股份所用的25億美元相比,新華三幾年的利潤尚未抵消收購費用。更為重要的是,目前新華三在云計算等基礎設施領域中面臨的競爭激烈,未來不確定性很大。

      綜上所述,以趙偉國為主導的“紫光買買買”模式已經終結,該模式也并未給中國芯片產業競爭帶來實質性的提升,紫光集團旗下企業是產業非常稀缺的資源,但唯獨放下歷史包袱,以“造血”為發展目標,才是真正適用科技企業的發展思路。

      官方微博/微信

      每日頭條、業界資訊、熱點資訊、八卦爆料,全天跟蹤微博播報。各種爆料、內幕、花邊、資訊一網打盡。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,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。

      ↑掃描二維碼

      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?

      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?

      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:

      1.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;

      2.在添加朋友里,搜索關注TechWeb。

      手機游戲更多